略带些纯真

好想喝纯牛奶

非一斑的日常5(番外)

懒癌复发了,好像变成一条咸鱼~

四战再次打响,
这是斑的主场。

     我叫岛崎浩一,是雷之国境内一个普通忍家的上忍。我们家没有殷实的家底,也不是什么有血继的忍界大族,所以当我成为上忍是,全村人都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 雷影是雷之国的支柱,也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忍者。为了见到偶像,我不断努力接任务,终于因为我强大的办事处理能力,我成为雷影的秘书。从此走上了成功的人生道路【并不是→_→】

     四战,是我经历过的最紧张、最害怕,也是最没头没脑的战役。当身边的人都冲上去的时候,我也拔脚跟了上去,大家呐喊着什么向前奔跑,我也呐喊着什么跟着跑。声势浩大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  但事实上,那是,我什么都没听到,仿佛一切都是沉寂的,脑中一片空白,无法思考。只知道按照本能迈动双腿,摸出忍具,机械的地冲向那个被人群掩盖了的,若隐若现的红色身影。

   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冲进人群的,只知道,前方惨叫声不断,刀光剑影泛出冷冽的寒光,那个红色的身影――我们的敌人――传说中的忍界修罗――宇智波斑,犹如火焰,高傲自信,灼烧一切。张扬的黑长炸,肆意桀骜。

      他杀人,带着一种美感,如同起舞一般。躲避,夺刀,反手切入,血液飞溅。宛如修罗降临。

      不知何时,面前的人都消失了,不,不是消失,而是倒下。

      而我,很快也将成为他们中的一部分。当宇智波斑也“消失”的时候,我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   后脑一阵寒意袭来,我用尽全身力气加速躲开,刚转过头,就看到一张俊美的脸。虽然有着秽土转生的痕迹,却掩盖不了他肆意张扬的气息,和那张靓绝天下、貌美如花的脸。

     “好漂亮!”对不起m(._.)m,请原谅我在战争期间,对着敌人的脸发花痴,但是真的很美!(。・ω・。)该说真不愧是那一族吗。

      【喂!柱帝会杀了你哦←_←]】

      【对不起m(._.)m,我错了π_π】

     “你在发呆吗?”

       我分不清这是一种怎样的声音,但一定很吸引人吧,所以我才情不自禁,或者该说是作死的盯着他的眼睛,完全将‘决不能看着宇智波族的眼睛’这句话抛在了天边。

       【二扉:呵,早就说了,多工作,少看漂亮的宇智波。】

         映入眼帘的,是那双从未见过的,却闻名全忍界的强大血继――写轮眼。在那双猩红的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中,呈现着繁华的花纹,黑色的图案里沉淀着不为人知的痛苦与疯狂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神奇的是,我并未在那双眼中看到什么混乱。他清明的很,并且毫无杀意。我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下了一跳,以至于下意识挣脱了幻境。

       【一定是花痴让我看清了世界的本质,因为幻境里没有美人(滚←_←)】

        反手向上抬起苦无,竟真的挡住了一道刀光。我没能从震惊的状态中挣脱出来,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 既没有血液飞溅,也没有身首异处,反正醒来的时候,除了脖子痛以外,什么事都没有。周围的人也都醒了,一个都没死,也没有伤口,那之前的血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 突然,我想起了那双猩红的写轮眼。一切都清楚了,从一开始就是个幻境,我没有猜错,那个人,宇智波斑,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杀人。

      战争已经结束了,但结束的却不是同一个战争。

其实太子和胖助也很有爱啊~~

【柱斑】非一斑的日常4

柱斑打完四战,重回四战
更新无限难,入坑需谨慎
看斑爷怎样玩死黑绝
www,好难写啊,好想弃坑→_→

  

“柱间,我等你很久了!”

“斑斑!你又被骗了吗?这是不对的,我跟你说……”

“闭嘴!柱间!”斑关了须佐一跃而下,溅起一阵沙尘.看着不顾形象蹲下消沉的挚友,脑门儿上青筋直跳。

他当然知道这是个延续千年的骗局,可正是因为如此,才更要坐实他的“罪行”,要想引出黑绝,复活是必须的,轮回眼也必不可少,必要时说不定还得和柱间打一架……

条件已经很充沛了,但是,眼前这泪眼汪汪的一滩让他真的忍不住嫌弃,刚刚好像还一脸骄傲,现在却成了一滩鼻涕虫,实在不好看。

“喂,柱间,别丢人了快起来啊!”啧,不论何时,柱间都能出乎他的意料。

『以为他能认真配合计划的我真是傻透了』心里这样想着,嘴上却不能这么说。宇智波斑傲娇的踢了踢那摊马赛克。

“柱间,你是要阻挠我吗?”

“斑斑,我……我想保护你啊!”

『艹,这下要怎么演!』

   真是日了狗了!看来计划要变更,宇智波斑感受到了巨大的恶意,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将那位德高望重的初代火影扇进了树林中,远远看去,只剩下一阵冲天的灰尘。

  “……”

   突然一片寂静无声。

  “大哥!”千手扉间立刻冲了过去。

  “初代大人!”

   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忍盟终于站了起来!他们嘶吼着,怒号着,要为被打飞的(划去)鼻涕虫(划去)初代火影报仇!

   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。心跳加快,呼吸沉重,双眼凸起,浑身颤栗,一切都是紧张的表现。

   压抑的氛围已达到顶点,对面只有一个敌人。他形单影只,孤寂非常,鲜红的身影却清楚的映在每一个人的视网膜中,直至烙在脑海,深刻的,永不褪色的。

   一个人大喊一声冲了出去,紧接着,如蝴蝶效应搬,一声声呐喊冲上云霄。荒漠开始震动,所有的人都宣泄着呐喊向前冲去,尽力施展自己的才能,忍术、忍具、体术,一切都不再分辨,所有的目标都只有一个,拦住、不,打败那个人,传说中的忍界修罗:宇智波斑!

    四战,再次打响了。

啊啊啊,住宿不准带手机,半个月才回来一天,作业都来不及写,根本来不及码文嘛~

【柱斑】非一斑的日常3

柱斑打完四战,重回四战
短篇应该吧(好像短不起来?)
更新无限难,入坑需谨慎

      战场上,肃杀气息弥漫,黄沙肆虐飞扬。坐等柱间的宇智波斑表示,很不耐烦!对面的那群绿马甲的表情实在欠抽,那副愚蠢的紧张样搞得就像他有什么阴谋似的。(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这样)一个个英勇就义的脸,给谁看啊,呵,如果没有柱间保护的话,在他面前只有送死的份。果然,只有柱间才是他所认同的对手。

     相比宇智波斑的淡定,愚蠢·绿马甲·弱小的忍联就紧张多了。敌人是恶名远扬的忍界修罗,实力强大,还是秽土身,即使坐在那毫无动静,低沉可怕的威压也不容小觑。(斑爷:我只是等柱间等的不耐烦而已!)

    “……”两边人静静地对立着,土影不知该说些什么。要提醒下面那个煞神吗,可我会不会被干掉?可是他好像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。冷汗不断的滴落,就在他忍不住张口的时候,斑动了。

    “哼!太慢了!”斑勾起一抹浅笑,缓缓地起身。

      谜一般的沉默,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,但也没有人敢忽视。鸣人最先沉不住气,长时间的沉默让他内心焦躁:“喂!那个大叔!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说!”

     “鸣人!!!”红发少年担心地警告“那个人――!”

     “斑――!”

     “柱间――!”斑看着用忍足疾驰而来千手柱间,血液仿佛又沸腾起来,无尽的动力随着呐喊奔涌而出。来了,终于来了,“我等你很久了!”即使知道分开还没多长时间,可此刻看着那个长发飘逸的男人,还是压抑不住战斗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“木遁·树界降临!”

        绿色的藤条破土而出,树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长,转眼间,一片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    奇迹!此刻忍联的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震惊。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!在这荒漠中,一瞬间造出了一片森林!这是忍术吗?如此强大。创造一片森林所需要的查克拉量简直不敢想象,而这一切的制造者――那个身穿红色盔甲的男人,竟然还能如此的从容不迫,仿佛只是催生了朵小花。

       好强!

     “嘶!那是,木遁吧。”一个见多识广的老忍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颤颤巍巍地说着。

     “诶?木遁?不管这个啦,可是那个人感觉好熟悉哦我说,好像在哪儿见过的说。”

     “会木遁的,秽土转生,马萨卡――是初代火影大人啊!”

     “初代火影大人?!太好了,我们得救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不愧是初代目啊,这种气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是啊,好严肃!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嘭――!”靠着斑的那片树林被拦腰砍断,激起一阵沙尘,蓝色的巨人双手执刀,挥刀的气流冲散灰尘,露出完整体的须佐能乎。宇智波斑双手环臂,睥睨天下,猩红的写轮眼肆无忌惮地盯着千手柱间,桀骜不驯的笑容挂在嘴角,仿佛火焰一般静立于巨人之上,美艳的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  千手柱间露出骄傲的笑容,黝黑的眸子熠熠生光。

      忍联众:你骄傲个毛线啊!

      柱间:不愧我的挚友,真·战场玫瑰,就是那么漂亮!
 
      #可喜可贺, 宇智波·第一美人·战场玫瑰·挚友·斑今天依旧俘获柱间的心#

做为一个吃货,我只想说:好饿π_π

【柱斑】非一斑的日常2

柱斑打完四战,重回四战
短篇应该吧
更新无限难,入坑需谨慎

      千手柱间有点懵,对于刚刚经历过四战的他来说,眼前的景象不要太熟悉。与宇智波泉奈长相相似的胖小子(误)冷着脸盯着他,猫眼直愣愣的,仿佛要盯出一个洞。一旁的同伴要么逗比,要么变态,总之和他在睁眼前的世界简直一个样儿。
       但是,斑斑在哪儿?
       #嗷呜,我把挚友弄丢了,怎么办?#   眼睛一闭一睁就丢失挚友的柱间表示:我好方。
      “嗯?秽土转生?是谁?”[叮――您的『好兄弟』千手白毛已上线]
     “啊哈哈哈,扉间,你也来啦!可是我找不到斑斑了,我果然好没用~竟然把斑斑弄丢了~真的好没用啊∏_∏”
     “大哥!你在说些什么啊!不要随便消沉啊!!”千手扉间看着蹲在墙角,满身黑线,遍地蘑菇的白痴大哥,只觉得脑仁儿疼。
     “您是,老……老师?!”
     “啊,是猴子啊,你也过世了啊。看来已经过去很久了,木叶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 “额……我……”
     “诶,啊哈哈哈哈,那个金发的小哥,我好像在哪儿见     过你唉哈哈哈。”完全忘了上一世并肩作战,现在满脑子都是斑斑的某斯托卡柱间傻笑地问着波风水门。
     “哈哈,初代目大人,我叫波风水门,是木叶的四代目啦”某pikapika金发帅哥撩起背后的袍子,〖四代目〗几个大字映入眼帘。
     “喂!初代目,我有问题问你。”被遗忘的宇智波佐助毫不客气的打断历代火影的叙旧,“忍者是什――”
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,扉间,你知道斑斑在哪儿吗?”完全无视佐助的千手柱间转头就向千手扉间安利“斑斑可善良了,斑斑还和我一起打水漂……%!$%*%#……所以,你听了吗,扉间, 斑斑在哪儿啊?!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被迫安利的扉间只想说:呵呵,妈的智障。拿什么来拯救你掉线的智商啊,我愚蠢的哥哥喲。
      “喂!我――”
      “告诉我嘛,扉间,你可是我的弟弟啊!”
呵呵,千手家的弟弟,亲生的:-|。“那儿。”无力得指出宇智波斑的方向,千手扉间只恨为什么自己善于感知。
      “不要无视我啊!!!”忍无可忍的宇智波佐助终于炸毛了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痴汉柱间行动力max,下一秒就已从神社中消失了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这是不忍直视,只手捂脸的扉间聚聚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这是充当背景板的火影和大蛇丸等人。
      “……”这是恢复冷漠脸,内心狂刷屏的胖助(大误)。此时佐助的心里是崩溃的,英明神武,威风凛凛都初代火影形象就在刚才已掉光。
       #尼玛-_-#,辣个满口斑斑的傻子是哪个,还我心中的初代目#
      #斑斑是谁⊙_⊙?宇智波斑吗?这人设有点崩#
      #我还只是个孩纸,不要无视我啊#
      呵呵,今天的柱间依然是实力斑吹呢。

【柱斑】非一斑的日常1

     柱斑打完四战 ,重回四战 
     短篇应该吧     
     更新无限难,入坑需谨慎    

  
     宇智波斑有点懵,作为战败的四战boss,上一秒还和挚友约定共赴黄泉,下一秒就被关小黑屋,这神展开即使是老祖宗也有点缓不过来。嗯,没错,梦,这一定是在做梦,只不过稍稍真实了点……个鬼啊!     
         按捺住掀桌的冲动(虽然这里也没有桌子给他掀),今天也很温柔的老祖宗一脚踢开了面前的棺材板。
      “啧,果然,又是秽土转生啊。”宇智波斑一边观察自身状况一边内心狠狠吐槽,“还有完没完了。”       “我是药师兜,是…” 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柱间在哪。”
       诶?⊙▽⊙,药师·套着前土影身·兜表示,他有点蒙圈。不是说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是仇敌吗?为毛这个人一出来就问敌人的踪迹,兜兜觉得他可能转出了个假宇智波斑。
      “初代火影大人并没有被转生,我说…”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轮回天生吗?啧,没用的贤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斑认为,既然他已经重来一次,那么,不把黑绝弄死,他就不叫宇智波斑。[叮――!]您的好友宇智波·记仇·老戏骨·斑已上线。 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 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那什么忍队?呵,太弱了,不及柱间的一招半式。”高台上,宇智波斑满脸不屑看向人群。          “-_-#这是五大国的忍者联盟,你……”          “五大国?就这种程度吗?根本不能和柱间比!”很好,这很柱吹。
        “能让我说完吗?”药师兜都要崩溃了,这他妈是宇智波斑?那个忍界修罗?艹,三句不离千手柱间,这他妈哪里是宿敌?柱吹没跑了吧!!“咳!让这群蝼蚁见识一下您的威名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一阵黄沙猛地拍向两人。宇智波斑跳下高台,帅气的落在沙地上,然后优雅的――盘腿坐下。傲娇斑爷表示:妈的智障,老子刚刚打完四战,输了不谈,被骗了本就心情不好,还让他再打一次,呵呵,老子才不干。
          前·木乃伊·蒙逼·土影浮在空中,此时感受到了大宇宙的恶意,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:TMD宇智波斑到底你打不打!然并卵,他打不过宇智波斑,因为分身实力大减,单干也干不过一群忍者。
         #队友不给力,怎么办π_π#
         #似乎召唤出了个大爷#
         #求队友开打,队友不鸟你,并附带冷漠脸,肿么办,在线等,急!#
        呵呵,今天的斑爷依旧温柔(任性)呢